home    login   RSS  
是人是妖<<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單口相聲<<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他人所白<<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他山聽客<<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也許近鄰<<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Apologize--One Republic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雪域荒原·奈落之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置顶]近期   
              
「晓风狼影 发表于 2008-12-22 18:58:00」

寻找谦卑


愤怒和悲伤实在是令人想疯狂

 
 
Just for freedom   
              
「晓风狼影 发表于 2011-5-22 1:06:00」

苍龙说他可以用一半的寿元作为代价,只为换取一世的霸业。
那我就用后半辈子的命,换取前半辈子的自由。

我不想再做任何选择,厌倦了规则,恨透了责任,看见太多的人活着其实已经死了,这个尸气冲天的世界令人无法忍受。

没有那么多【未来】,没有那么多所谓的【生活】,【现在】才能得到安宁

要么终止这一切为了不知会不会来临的【未来】而有所作为或无所作为的【现在】
要么为了【现在】的安宁和自由,杀死罪恶的【未来】

责任?责任只不过是一张薄纸一个谎言 。


行者无需要家,哪里就都是行者的家
没有牵绊的世界,能得大自在。
为了追求自由或许本身就是一种束缚,自由不是一种目的,无关乎形式,只不过是种状态。
不用刻意的去做什么,不用刻意的去成为什么,不用为了什么而去做什么。一切随心。

后果?后果只是未来的帮凶。
看不顺眼,那就把它扔到风里,忘了吧。

 
 
感叹下   
              
「晓风狼影 发表于 2011-2-28 23:59:00」

伟大的灵魂都是雌雄同体
我心中的猛虎在嗅着玫瑰

 
 
开始关注商业   
              
「晓风狼影 发表于 2010-10-18 23:28:00」

我需要的,是构筑一个相关利益者的交易结构。
 
 
[对月当空]红舞鞋   
              
「晓风狼影 发表于 2010-8-19 1:13:00」

我被推上了戏台,上面放了一双红舞鞋
童话里的红舞鞋
台下的人是爱上了谁?
爱上了我,爱上了红舞鞋,爱上了穿着红舞鞋跳舞的我还是爱上了不停地优美的舞?
我是否能拒绝去爱或者拒绝被爱
人不散,曲无终
这是个舞台
我跳的热烈,演的真切就好似我真的像剧中人那样欢快无忧,阳光灿烂,温暖的能让台下的人也感同身受愉悦无比
红舞鞋不停地跳,我却越来越迷恋戏外的怠惰,宁静甚至是寂寞
但是没有红舞鞋的我却不是台下人迷恋的真实与快慰
对上台下人的目光,置身于这样爱的目光下,我只能感激
我因为不能以同样的爱回报而感到痛苦与罪责
舞台虽大,大不过一双眼睛
我虽能跳,跳不出这目光的笼罩
我感到疲乏与恐惧
我恐惧我会在这爱的目光下不支倒下
让她痛苦会对我造成更大的痛苦
罪责感随着迷恋怠惰的不可控制而增长
红舞鞋开始疯狂
我陷入了一种折磨和自我折磨的疯狂
这是一个可怕的念头
什么时候才能人散曲终让我停歇
这是一个几近于祈求的念头
至少不要让我倒在这片目光之中
我为了逃出罪责却背上了更深的罪孽



 
 
[对月当空]自由下的困境   
              
「晓风狼影 发表于 2010-7-29 22:43:00」

暴躁期的影子逐渐在减弱,虽然还是有失控的时候,不过明显要好了很多
心情虽然逐渐趋于平和,但是要面对的压力不减反增,好多问题不知道该如何解答

她是否值得信赖?
是否应该和她合作?
我是否会因此深陷泥潭?
我是否会成为别人互斗的工具?
我是否想得太多?亦或者我想得还不够深远?
我该如何面对各式各样人的问话?稍有不当都是后患无穷
我是否在无意中说了不该说的话?
我是否说得太多让别人知道的太多?
我到底该在什么时候让别人明白我的想法?明白多少然后再收藏自己?
五年之期无意外的要被骤然压缩到1年半或者2年的时间,我是否能在这段时间内迅速壮大?
也许该问,我是否能安然的【存活】下来?
我到底该做些什么才能为自己创造机会?
我是否因为暴躁不冷静而永远的错过了什么?
我接下来要做的决定是否有什么不妥?
选择短暂的休息是否会让我失掉什么?
虽然只有短暂的2个星期,但我将无比的为这两个星期的每一天而担心,为这两个星期每一天做或者没做的不同后果担心。
我不敢松懈,但又不知道我该把力气用在什么地方?
该来的报复终究要来,我该如何应对这个不得不面对的局?
人无犯虎意,虎有伤人心
掣肘于瓶颈,怎样才能算是脱困?
我是否会疲于赚钱而无暇顾及想要的事业?
白手想要起家,怎么才能出奇制胜?

或许我该嘉许下自己选择自由的勇气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只是一张白纸,一支笔,没有橡皮擦。任由我的发挥,却也没有给我修改的机会。



 
 
[对月当空]继续闲扯   
              
「晓风狼影 发表于 2010-7-12 15:41:00」

于是在意外的【轻松】状况下工资拿到了,虽然之后又来了个插曲,好吧,反正大戏都快唱完了,剩下个插曲算是加餐想唱就陪你唱吧【摊手】。。。

我表示我的脑细胞在这种无意义的勾心斗角中消耗相当快,瘫倒耍赖皮求安慰。。。。

无权无势技不如人的时候学学刘皇叔,一把鼻涕一把泪输了男子汉的气概却得了大实惠,示弱不可耻,死要面子活受罪才最可悲
有权有势技不如人的时候学学孙仲谋,退一步放手放权知人善任,事半功倍,别与帮自己打天下的人争名夺利,别对不起尽心竭力恩帮自己守江山的人
有权有势技压群雄的时候学学曹孟德,流芳千古的不是他的英雄霸业,而是他的诗词文采,有情义有担待


 
 
[对月当空]讨工资战役   
              
「晓风狼影 发表于 2010-6-30 17:36:00」

没错这的确是战役
我深刻的觉得我的智商在这场战役里一次又一次的升华了
前几天由于辞职的事情其实我一直比较萎蔫+精神不正常+祥林嫂上身+狂躁+。。。。。。。
好吧现在某人彻底点燃了我讨工资的斗志,没错,是斗志!
我就是花大价钱打官司也发誓要把这4个月的工资提成讨回来,并且,一块钱也不能少。
不是我个人太爱财,真的是你逼人太甚,兔子急了还要咬人,还要放个屁泄泄愤。
别把我逼得太急了,有些时候我在某些事情上要犟上了,谁也甭想把我拉回来
我是铁了心了要把这场战役打完
某人你就看着办吧

 
 
[对月当空]闲扯   
              
「晓风狼影 发表于 2010-6-20 0:58:00」

终于还是辞职了
所有人都在为我的这个决定而高兴只有我像断了翅膀的鸟一样悲痛欲裂
我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太久太久,久到我都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奇怪
很多人说我做事洒脱,有决断力。其实我只是让我自己永远没有第二个选择,砍断退路。
我习惯了把自己逼上没有选择的路
然后这次的挥刀一斩
真的很痛......

本来决定辞职的那天我要痛苦一场,结果我连一滴眼泪也流不下来
我真的怕我把自己哭垮

理智让我做出了一连串的决定,但我真的不知道我这一走要走上多少年月
我辞掉的不仅仅只是一份工作,我砍断的也不止是一条路
我哭的是我所剩时间无多......

 
 
[对月当空]象牙   
              
「晓风狼影 发表于 2010-6-1 18:30:00」

——这串连珠好看么?
——好看,是什么的?
——象牙的
    要上万的呢
——好贵
——这吊坠也是象牙,也要上万
——好是好看
——象牙阳气重,辟阴邪
——可这要杀生呀
——没办法的嘛
——还是有点舍不得呢
——人啊,要有舍才有得啊
——我只是觉得。。。拔牙会很痛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2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copyright © 人間失格 All Right Reserved. skin by 其朔
Please don't copy anything from this site without permissions